????佟思维沉默片刻后,说道,“四弟,我也派人去查了下公孙素。公孙素之前的确是找人捉刀写过诗词,那些诗词,我看了,还算不错。只是公孙素之前找人捉刀写的诗词完全比不上你拿给我看的。”

????佟思罡笑道,“找的人不一样了,而且很显然这次找的更有本事,更有才情。我倒是真想见识见识写出这些诗词的人。”

????不止佟思罡想知道,佟思维也想知道,如此有才情的人,如何能不让人心生向往,只是——

????“难道这小小的凌平县真的卧虎藏龙不成?按理说,能写出这种诗词的人早该有很大的名声才是,为何至今都默默无闻。”

????别说这是公孙素写的,真是公孙素写的,公孙素早就名扬整个大晋了。

????佟思维说着摇摇头,转而对佟思罡道,“四弟,你既然早就确定那些诗词不是公孙素写的,那又何必把人留在身边。你是堂堂的镇国公世子,轮不到公孙家那两兄妹糊弄欺骗你。”

????佟思罡在镇国公府向来是丫鬟钟情想要爬床的对象。因为佟思罡脾气好,虽然身为镇国公府世子,但是他很平易近人,就是对着普通的丫鬟也总是一脸笑意。佟思罡院子里的丫鬟犯错,他很少重罚。这倒不是说佟思罡多情,佟思罡目前也就只有一个通房丫鬟,还不是他主动纳的,而是镇国公夫人给的。

????佟思维是真担心,佟思罡的好脾气善良用在公孙素的身上,公孙素着实是不配!

????佟思罡像是看出了佟思维眼里的担忧,笑着道,“大哥,我平时脾气是不错,但是不代表我能容忍别人骗我瞒我。这不是把我当傻子一样糊弄。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把我当傻子。”

????“那你为何——”佟思维迟疑开口。

????佟思罡神色清冷,语气也同样冰冷,“我虽然讨厌别人骗我瞒我,但是我不喜欢用那些血腥暴力的手段。我把公孙素留在身边,时不时吓吓她不是很有意思吗?方才我就让公孙素以碧螺春为题做一首诗和一首词。结果公孙素就傻乎乎愣在那里,一脸紧张。

????我相信公孙素当时心都要跳出来了,吓都要吓死她了。人的胆子能有多大?我就当公孙素胆大包天,不过按照我方才那么吓唬她,她就是有包天的胆子也会被吓没了。”

????佟思维一愣,继而好笑道,“你可真是促狭。这会儿我反倒是有些同情公孙素了,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地被你盯上了。四弟,你这是软刀子杀人啊,高兴了,就吓吓公孙素。这还不如干脆给公孙素一刀,直接了结她呢。”

????佟思罡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,“我觉得我这法子很好。还有大哥你这人真是难伺候啊。要我整治公孙素的人是你,现在同情公孙素的人又是你。大哥,你不如说说,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,弟弟我也好照做。”

????“行了,知道你嘴皮子厉害。我个笨嘴拙舌的说不过你啊。”佟思维不跟佟思罡纠缠这个话题,接着道,“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吓唬公孙素,你不累?”

????佟思罡好笑道,“这有什么好累的。反正被吓的又不是我。我是吓唬人的一个好不。暂时先这样吧,反正我目前没有腻歪。其实留公孙素在身边,还有一个目的。公孙则为了公孙素能讨我欢心,一定会再去找写下那些诗词的人。这样我只要静静等着,不就能等到人了。”

????“何必如此麻烦。你大可以直接让人审问公孙素,这样不是更快吗?”

????“不乐意。我目前正对吓唬人十分感兴趣,反正我还没腻歪。太快结束,我会遗憾的。况且这样慢慢把人钓出来,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。”

????佟思维摇摇头,不说话了,他向来知道他这个四弟是个爱玩儿的,于是也就不多说什么了。

????佟思维正想离开时,佟思罡的声音响起,“我说大哥,从来了凌平县以后,你就没觉得你有什么事情没做?”

????佟思维正了正脸色,以为佟思罡是在说正事,于是拧眉思索,好一会儿才道,“这些日子我都没闲着,该做的事情要么是做了,要么就是正在做。难道是有哪里我没想到的?四弟,你不妨直接说出来。”

????佟思罡盯着佟思维那一本正经的脸,嘴角一抽,他这个大哥真是——

????“大哥,你去见你的未婚妻,这是正事,是大事吧。”

????佟思维的表情顿时有些无语,无奈道,“四弟,你又促狭了。”

????“大哥,谁促狭了。我正在跟你说正经事呢!你去见你未婚妻,未来的妻子,这难道不是正事,不是大事?我说大哥诶,你都离你的未婚妻那么近了,怎么不就去瞧瞧。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,呸呸呸!”佟思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连忙“呸”起来,他怎么把自个儿比成太监了!

????佟思罡“呸”完后,说道,“大哥,我说真的,你是可以去冷家见见未来大嫂了。以前在京城,离得远也就算了。如今你就在凌平县,怎么不去冷家拜访。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。”

????佟思维沉默片刻,回答,“咱们这次是来做正经事的,现在正事还没办完,哪里顾得上这些。还有说是未婚妻,但是毕竟还没有成亲。这未婚男女——于礼不合,还是算了。”

????佟思罡伸手重重拍了下佟思维的肩膀,语气不知是悲悯还是无奈,“我说大哥,我现在真是有些同情未来大搜,以及早就去世的大嫂。我说大哥诶,我知道你性子方正,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。但是你别正到这种地步,好不好?

????作为未婚夫妻,私下里见见面,去外面游玩一番,谁会多说什么?大哥,大嫂在世时,你跟大嫂相处也是如此吧。唉,大哥啊大哥,你真是太不懂女人了。”

????被堂弟当面说这些私事,实在不是佟思罡能接受的,一时间面色涨得绯红,最后憋出一句,“说得你好像多懂女人似的。”

????佟思罡重重点头,“大哥,虽然我还没娶妻,但是我真的比你懂女人多了。大哥,你听我的,找个机会去冷家拜访一下,顺便见见未来的大嫂。”

????“以后再说吧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????佟思维放下一句话后,便仓皇离开,好像后面有人在追他似的。

????佟思罡望着佟思维那仓皇逃离的背影,低声笑了,他这个大哥啊!

????大哥不开窍,他作为贴心弟弟,肯定得帮忙啊!佟思罡开始在心里琢磨开来。

????冷梦凝在得知佟思罡和佟思维来了凌平县后,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,她一直期盼着佟思维会来冷家见她。问题是,等了好几天,都没见到佟思维的人,她火热的心也渐渐冷却,整个人都有些蔫蔫的。

????冷梦凝谈不上和佟思维有多深厚的感情,两人之前从未见过面,一个在京城,一个在千里之遥的凌平县,更是没有任何的交集。但是作为未婚女子,哪个不对未来的丈夫心生向往,冷梦凝也不例外。

????只是现实狠狠给了冷梦凝一击。冷梦凝不知佟思维是忙的没时间来冷家见她,还是根本不想来冷家见她。无论哪一样,冷梦凝心里都不舒服。

????最后冷梦凝破罐子破摔,懒得想了,佟思维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她才不盼着呢!

????不管佟思维的冷梦凝就把心思移开了。

????青云寺是一处香火极盛的寺庙,冷梦凝的母亲杨氏极为相信青云寺。据说杨氏嫁进冷家后,三年无子,这可不是急坏了杨氏。于是杨氏到处烧香拜佛,最后是在青云寺上香后,第三日就诊出了喜脉。这令杨氏对青云寺是推崇万分,每月都要亲自来一趟青云寺上香。

????只是这个月,杨氏的身子有些不适,但她还是坚持要去青云寺上香。

????冷梦凝和冷江青都拦着杨氏。

????冷江青道,“娘,您如今身子不适,出什么门呢。”

????冷梦凝附和道,“就是,哥哥说的对。娘,您就听我和哥哥的吧。”

????杨氏脸色虚弱,说话有气无力的,“你们知道什么。当初要不是我去青云寺上香,否则也不会有了你。”

????杨氏说着,伸手一指冷江青。

????冷江青和冷梦凝都有些无语,面色古怪,因为同样的话,杨氏差不多说了十多年了,他们是从小听到大,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

????“这次,我必须得去青云寺上香。镇国公府的世子还有未来女婿来了以后。我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未来女婿上门。结果呢,我盼了那么久,盼到什么了?未来女婿是压根儿就没来过冷家,这让我心里怎么放得下。我这些日子时不时就做噩梦,梦到梦凝嫁到镇国公府后,独守空闺,日日以泪洗面。

????我只要一想起来,这心都要碎了。”

????冷梦凝眼眶一红,伸手握住杨氏的手,哽咽道,“娘,您想多了。梦是梦,现实是现实,哪里能混为一谈呢。况且这些都还是没影的事,您更不必放在心里了。离我嫁去镇国公府,还早得很呢。”

????杨氏望着眼前出落得跟花儿般美的女儿,心里是又痛又怜惜,“你让娘怎么能不担心啊!镇国公府是什么门第,咱们冷家又是什么门第?况且还离得那么远,你在镇国公府若是过得不好,谁为你出头啊!”

????冷江青动了动嘴巴,想说佟思维会对妹妹好的,但是佟思维来了凌平县那么久,都不见他来冷家,他想说的安慰的话,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????“娘,您病着。反正无论是哥哥还是我都不能同意你出门上香。不过,您既然是为我的事求的,不如让我去吧,这岂不是更加灵验?”

????杨氏心里一动,“对啊,我可真是糊涂了。梦凝,你可得记住了,去青云寺上香一定得虔诚,佛祖知道你的诚心后,一定会保佑你的。对了对了,最重要的就是香油钱!梦凝,你可不能省那香油钱啊!该给的就得给,不能省。这一次添的香油钱一定得多,这钱,娘出。”

????杨氏絮絮叨叨的,冷梦凝全都认真听着,时不时点头应和。

????既然要去青云寺上香,冷梦凝也不愿意就她一个人,于是请了顾明卿作陪,顾明卿正好没事,所以欣然同意。

????青云寺的香火的确是很好,人来人往的,大多都是女子。女子中更多的是成了亲的妇女。

????“据说青云寺最灵的是求子。我娘当年来青云寺上香后的第三天就诊出有孕,我娘从此就信极了青云寺。”

????顾明卿还真是第一次知道,眼波一转,凑到冷梦凝的耳边,坏坏道,“那你岂不是来早了。你还没成亲,如何能怀孕呢?”

????冷梦凝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哪里能经得起顾明卿如此打趣,没好气地伸手拧了下顾明卿的胳膊,“你可真是坏,老是喜欢调笑我。我是还没成亲,不过你已经成亲了啊。赶紧来拜拜,求佛祖保佑你早生贵子。”

????冷梦凝要是以为这样就能令顾明卿害羞,那真是大错特错了!这么小儿科似的打趣,在顾明卿眼里什么也不是,她脸色仍然坦然的很。况且她现在可能有孩子吗?绝对不可能的,她跟唐瑾睿都没圆房呢,哪里来的孩子!

????冷梦凝开口时,就紧紧盯着顾明卿,希望能看到顾明卿绯红的脸,害羞的神情,结果——她当然是失望了。

????冷梦凝一时间也没了打趣顾明卿的心思,叹了口气,“我现在对我那未婚夫真是没什么想法了。以前我还盼过两心相知,两情相悦。就算再不济,我也指望着能够相敬如宾。现在我连相敬如宾都不敢想了。你说他都来凌平县多久了,从来不曾来过冷家。明卿,你说我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在他眼里算什么?”

????忽而,冷梦凝自嘲一声,“我也真是糊涂了。冷家是什么门第,镇国公府是什么门第。这婚事是冷家高攀了镇国公府,我那未婚夫看得起我才怪了。”

????顾明卿皱眉,这些日子,她都在青石村,还真不知道佟思维至今都不曾踏进过冷家的门。听着冷梦凝话里的自嘲,顾明卿有些心疼,“梦凝,身为女子,你可以自信一点,别这样踩低自个儿。你那未婚夫如果真的不能看到你的好,那只有一个原因,他眼瞎!你跟一个眼瞎的男人计较什么?那不是你傻了。”

????“噗嗤——”心情正郁闷的冷梦凝被顾明卿的话给逗笑了,眼底覆着的阴云散开,露出浅浅明亮的笑意,“明卿,我觉得跟你在一起,就是有天大的烦恼,好像也会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不过你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要是我那未婚夫真的看不到我的话,那就是他眼瞎。”

????说话间,顾明卿和冷梦凝来到青云寺大殿。

????青云寺只是一普通小寺,就算香火鼎盛,也不可能供奉金佛。大殿内的佛像不大,是铜制成的,庄严肃穆,悲悯苍生。

????在看到佛像的那一瞬间,顾明卿的心一颤,仿佛也被佛祖的悲天悯人感染了一样。

????顾明卿和冷梦凝跪在黄色绣荷花的蒲团上,双手合十,美眸紧闭,两人默默在心里许愿。

????冷梦凝的丫鬟取来了点燃的香。顾明卿和冷梦凝分别接过,又朝着佛祖礼拜,同时在心里许愿。

????冷梦凝许的是希望父母身体健康,哥哥上进,冷家无忧。至于佟思维,她是什么也不想了,爱如何就如何,以后她就过好自己的日子。

????顾明卿也是祈求唐立仁和周氏身体健康,希望唐瑾睿能够长进。还有希望远在江南的俞氏和林氏也能平安康健,事事顺遂。至于沈茂,顾明卿完全就当没那么个人。

????许完愿后,顾明卿和冷梦凝将香交给一旁的小沙弥,然后起身。

????青云寺是可以摇签解签的,冷梦凝问顾明卿有没有兴趣,顾明卿摇头。冷梦凝也没什么兴趣,于是两人给了香火钱后,便打算离开。

????顾明卿给了五十两银子,这已经是极大的手笔了。冷梦凝的手笔更大,她竟然给了二百两银子。

????顾明卿都有些诧异地看向冷梦凝,冷家真是有钱,财大气粗啊!看看那收钱的和尚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????冷梦凝道,“这银子是我娘给的,她让我多添香油钱。”

????“阿弥陀佛。女施主心善,佛祖定会保佑于你。”

????添完香油钱,顾明卿和冷梦凝就朝外走,走到一半,竟遇到了两个男子。

????顾明卿不认识那两个男子是谁,一个年级大,三十不到,沉稳十足。还有一个二十不到,摇着玉骨扇,风流俊朗。

????好出色的男子!顾明卿在心里惊叹,不光是容貌,还有周身的气度什么,都是一等一的。顾明卿在看到身旁的冷梦凝时,见她一脸震惊,眼神一闪,心里隐隐猜到了眼前两个男子的身份。

????佟思维和冷梦凝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双方。佟思维和冷梦凝订婚后,他们虽然没有见过面,但是对方的画像,他们早就有了,因此是认识对方的脸的。

????要说给佟思维和冷梦凝画肖像的人水准还真高,不说十成十的像吧,起码也有七八分像了。否则也不会两人一见面就能把对方认出来。

????佟思罡看着眼前的一幕,手中的玉骨扇摇得更快了两分。佟思罡跟佟思维说了好多次去冷家看冷梦凝的事,佟思维每一次都没直接应下,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。

????佟思罡是一点也不觉得佟思维去见冷梦凝有什么不妥的,他这大哥就是太放不开了。佟思维放不开,佟思罡可以啊。

????佟思罡派人打听到冷梦凝今日这个时辰要来青云寺,所以就拉着佟思罡来青云寺。看看,一切都是正正好啊!

????唯一出乎佟思罡意料的是冷梦凝身边怎么又多了一个女子,还梳着妇人的发髻。

????佟思罡打量着顾明卿,容貌是上等的,身上的衣裳料子也是极好的,头上的珠钗简单又不失身份。佟思罡对顾明卿的第一印象很不错,瞧着是个聪明内敛的人。当然,这不是说佟思罡对顾明卿有什么其他意思,那自然是不可能的,他不会对有夫之妇存什么龌龊念头。

????佟思罡原本的打算是,等他们和冷梦凝碰上,他就找个借口离开,到时候让佟思维和冷梦凝单独相处。现在多了一个人,这就有些不太好办了。

????很难得,顾明卿和佟思罡的想法不谋而合,他们都希望佟思维能跟冷梦凝单独相处,培养一下感情。

????“哎呀,看我这记性。”顾明卿忽地拍了自己的脑袋,满脸懊恼,“梦凝,真是抱歉了。我忽然想起,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办,我是不能再跟你一路了。我先走了啊。”

????顾明卿的声音将冷梦凝的思绪拉了回来,她混乱像是浆糊一样的脑子也清醒了过来,聪慧的她哪里不知道顾明卿是故意的。

????“明卿,你跟我一起来的,我哪里能让你一人回去呢。我陪着你吧。”

????顾明卿叹气道,“可惜不顺路啊。梦凝,你不用送我了。”

????冷梦凝淡淡道,“顺路的。反正我没事,我可以陪你。”

????真是榆木脑袋啊!顾明卿恨不得戳一戳冷梦凝的脑袋,看看里面是不是一堆浆糊,怎么就听不懂她的话呢!

????“真是太巧了!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未来大嫂啊!未来大嫂,你说你跟大哥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!你看看,你来上香,我大哥正好也来了。前段日子,我大哥太忙了,抽不出空去冷家。如今你们正好在这里遇上,还是好生说说话吧。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????佟思罡把话说开了,顾明卿也道,“这么巧啊!梦凝你之前不还一直跟我念叨着你的未婚夫吗?这一次那么巧地撞上了,你可别浪费机会了。我的急事也拖不得,我先走了。”

????顾明卿说完,快步离去,身后跟着巧巧。

????顾明卿的话说得太快了,冷梦凝根本没机会插嘴。冷梦凝真是觉得太冤枉了,她什么时候在顾明卿面前念叨佟思维——不对,她还真的是念叨过。但是她的念叨是很正常的念叨,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话从顾明卿的嘴里说出来,瞬间就带了种若有若无的旖旎,总之是叫人尴尬的不行。

????顾明卿跑得快,佟思罡也同样跑得快,好像真是眨眼的功夫,佟思罡也不见人影了。

????佟思维望着眼前的未婚妻,心情复杂,如今见到了,总不能当没见到一样,这也太失礼了。

????“冷小姐,我听说青云寺附近开了一家全素斋,据说那里的素菜做得极好,相请不如偶遇,今日不如由我做东请客。”

????冷梦凝对佟思维的印象很不妙,这人来了凌平县后就不曾来冷家,这算什么。知道冷家和镇国公府有亲事的人可不少,那些人都在暗暗嘲笑冷家呢。冷梦凝想到这里,心里就不舒服。

????冷梦凝想傲气矜持得嘲讽佟思维,不过想到她毕竟是要嫁进镇国公府的,要跟佟思维过一辈子的,难道真的要从一开始就把关系弄差,那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?

????想至此,冷梦凝收起脸上的冷意,对着佟思维点头,“那就多谢佟公子了。”

????冷梦凝和佟思维结伴而去。

????再说顾明卿和佟思罡这里离开青云寺后,顾明卿这次没坐自己的马车,而是坐冷梦凝的马车。所以这一次要回去,只能去租一辆马车了。

????顾明卿正想带着巧巧去租马车,一道清朗的男声响起,“夫人请留步。”

????顾明卿停住脚步回头,见佟思罡正朝他快步走来,不禁挑眉。

????等佟思罡追到她身边,对着顾明卿抱拳,“多谢夫人方才帮忙。”

????以佟思罡的聪慧,哪里看不出顾明卿是特意帮忙制造机会的。

????“佟世子严重了。”

????佟思罡挑眉,“夫人知道我的身份?”

????顾明卿神色淡淡,“世子的身份不难猜。”

????佟思罡其实也隐隐猜了顾明卿的身份,“我好像也猜到了夫人的身份。我是不是该称呼一声唐夫人。”

????“没想到我的名气还挺大的,居然能让佟世子认出来。”

????顾明卿的名气是挺大,在京城还有不少人知道她,不过对顾明卿的评价差不多都是倒霉蛋,可怜虫。好好的侯府嫡女居然嫁给了一农家子,有些心思聪慧的,怜惜到东宫的那位顾良媛,差不多就把内情还原了个七七八八。

????顾明卿的话就等于是承认了,佟思罡脸上的笑意浓了两分,“今日夫人帮了我忙,我想请夫人用膳,不知道夫人是否赏脸。”

????佟思罡说的坦荡,顾明卿也不拘泥,点头同意了。

????佟思罡就找了个茶摊,要了两碗肉丝面。

????顾明卿看着茶摊简单的环境,还有面前泛着热气的肉丝面,心里有些无语,“我以为佟世子请客,起码也得是鲍参翅肚不是。”

????“要说美食,还是这些小摊更有味道。”

????顾明卿挑挑眉,眼底闪过一丝诧异,可能是没想到佟思罡竟然是如此接地气的人。

????在哪儿吃,顾明卿还真的在意,见佟思罡吃面吃得开心,她也拿起筷子开始吃。

????佟思罡吃的比较快,没几下,一碗面就下肚了,顾明卿吃的不快,仍然在慢慢吃,不过见佟思罡放下筷子,她也放下了,然后取出帕子擦嘴。

????“其实我在见到夫人后,觉得有些奇怪。看夫人的面相是个聪明人,而且是个极为通透之人。我想只要夫人不愿意,你应该不会被你的大姐算计。”

????“我现在过得不好吗?佟世子,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。”

????佟思罡一愣,按照世人的想法,一侯府嫡女嫁给农家子,那绝对是生不如死啊!只是没想到顾明卿的脸上毫无愤慨,疾世愤俗的表情,相反十分的淡然。这不是装出来的,而是由内而外透出的淡然。

????佟思罡笑道,“以前我只当自己是个多聪明人,如今见到了夫人,我才知道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是我狭隘了。”

????顾明卿笑笑,“佟世子言重了。只是我比较知足常乐罢了。”

????佟思罡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忽而不知想到了什么,对着顾明卿念出一首诗——《竹石》

????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

????顾明卿嘴角一抽,有那么一刻,她差点想问佟思罡你不会也是穿来的吧。

????这诗太熟悉了好吗?还有佟思罡特意安排佟思维和冷梦凝相遇,这思想很开放啊,的确是很有现代人的作风。

????好在,顾明卿的惊讶只是一瞬间,转而就做出一副惊叹之色,“好诗啊。好一句,‘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’这句最妙。佟世子果然有才,出口成章啊。”

????佟思罡也道,“我也最喜欢这句。不过唐夫人谬赞我了,我可写不出这么好的诗句。”

????佟思罡不知想到什么,将公孙素的事情说了。

????顾明卿之前还在想佟思罡是不是审美有问题,否则怎么会看上公孙素。没想到竟是有原因的。从今日见佟思罡的情况看,佟思罡也不像是个傻子。

????“公孙素被佟世子你记恨上,时不时地吓她一吓,她的命怕是不会长啊。不过这也是公孙素咎由自取。公孙素既然决定骗佟世子,那么事情败露,她要遭受什么惩罚,那也是她活该。”

????佟思罡点点头道,“的确,我脾气好,但是不代表随便来只阿猫阿狗都能糊弄我。不过公孙素给我的诗词真的是很好啊。我是十分的喜欢啊。我是真的想知道那些诗词是哪些高人所写。”

????“哪些?”顾明卿捕捉到关键词。

????“自然是哪些了。公孙素给我的那些诗词,风格迥异,实在不像是一个人写出来的。所以我倾向于是不同人所写。”

????谁说古人没智慧的。看看眼前的人是多么的有智慧啊!顾明卿在心里感慨着!尤其是前面有一堆什么也看不出来,光在那里惊叹唐晶晶是举世无双大才女的傻子们面前。